第二十九章

    时值半夜,天空万里无云,明月当空,月光散洒天地间。通往一小镇的路上,

    一辆马车正快速驾驶。

    来到小镇前,马车突然减慢速度缓缓停了下来。而驾驶马车正是林震,等马

    车完全停了下来,林震熟练将手伸入车厢里,拿起一根黄金狗链,轻轻拉扯一下。

    江湖闻名的女侠黄蓉依然那一身熟悉又淫贱的母狗装束,如狗般摇摆林震装

    在她菊穴里那条在狗尾巴,娇艳性感的小嘴更叨着一根骨头,四肢并用从车厢里

    爬了出来。蒙眬月光照射在黄蓉美艳令世人疯狂的的酮体下,同时将黄蓉无比的

    淫贱的一面一览无余展现在林震眼下。

    虽然林震已经见过无数次黄蓉这样淫靡的模样,但每次看到林震还是忍不住

    怦然心动,伸出手轻轻托起现在变成他饲养的美人犬的女侠,她那绝色容颜的俏

    脸淫笑道:「小母狗,主人赏你的骨头,好吃吗?」闻言黄蓉连雪白的肌肤也忍

    不住泛起一片羞红,显然已经羞到极点了,原来黄蓉现在衔着的骨头,并不是什

    么道具,而是一根林震吃剩留下的骨头,直接被林震丢给她。

    一想到当时被主人如对狗般将这还带着口水和肉丝的骨头赏给她,那情形完

    全是将她当成畜牲对待,怎能不让黄蓉羞耻万分。

    不过黄蓉虽然内心羞臊无比,但动作却截然相反,淫荡如狗般欢快摇晃她那

    臀后的尾巴,将口中的骨头伸到林震眼前。

    林震留意到他这条女侠母狗口中的骨头已经干干净净,完全没有一丝肉丝,

    当即明白怎么回事。再看黄蓉还在欢快摇尾,顿时豪气大生放下狗链另只手也伸

    出来如对待宠物般抚摸着黄蓉那柔顺的秀发。

    对于林震大手的抚摸,黄蓉绝世容颜露出享受与欢愉的表情,四肢不知不觉

    趴下,俏脸不时往林震身上蹭几下。

    望着黄蓉完全一副宠物狗行为,忍不住调笑道:「郭夫人,果不愧为女诸葛

    之称,几天下来除了能说人话,你活脱脱就是一条狗!」确实几天经过林震完全

    犬化的调教,黄蓉现在比起青楼那些从小调教出来的美人犬还像。而黄蓉一听倾

    国倾城的小脸蛋不禁闪过一丝羞色,不由向林震翻了一个白眼。

    见状林震将黄蓉口中的骨头拿下,面色突然阴沉对黄蓉道:「怎么,主人说

    错吗,你现在不是条狗吗?」

    接着大手伸到黄蓉股沟里捉着那尾巴用力扯了几下,继续说道:「就不说郭

    夫人其他的狗态,就你身上这条狗尾巴,简直就像天生一般,郭夫人你可将它发

    挥到淋漓尽致啊!」

    对于林震责问与调侃,黄蓉内心没有一丝惊慌,而是不慌不忙收紧菊穴将尾

    巴紧紧夹住,使林震的拉扯不仅没有扯掉,反而将黄蓉挺翘的美臀扯高了几分,

    同时黄蓉不忘向林震又抛了一个风情万种的白眼,俏脸露出无限娇羞道:「讨厌!

    才不是狗,我是主人饲养的一条美人犬,汪汪…还有母狗现在不是什么郭夫

    人!「听着这大名鼎鼎的女侠夹带如狗吠叫好毫不知羞耻自认自己是他饲养的美

    人犬,林震顿时感觉心中更为得意,但并没有就此放过黄蓉,放下手中的狗尾巴,

    大手伸入黄蓉神秘股沟里手指灵活在黄蓉蜜穴与菊穴间来回抚摸哈哈问道:」不

    叫你郭夫人,主人现在应该怎么称呼你这条美人犬?「黄蓉不自然扭动几下屁股,

    而对于她这主人的明知故问挑逗她,黄蓉无奈羞声回道:」讨厌,主人又忘了,

    你不是给我这条美人犬取名黄狗!「」是主人的不对!差点将你这条美人犬的犬

    名给忘了!虽然你现在是条美人犬,但毕竟以前有女诸葛之称,那主人倒要问一

    下美人犬难道不是狗的一种吗?「林震调侃说道同时,还不忘大手灵活尽情使出

    调情手段,玩弄过黄蓉无数次的林震当然清楚黄蓉那些是敏感部位,再加上林震

    这花丛老手的技巧,很快将黄蓉的情欲弄到了极限,可到了最后关头林震停了下

    来,等黄蓉稍微平复后,却又继续,如此几番下来将黄蓉逗得欲仙欲死。

    对于林震一次又一次的调戏,黄蓉心中羞臊之余还忍不住心生一丝不满,不

    禁冷哼一声,没有像以往立即配合,一言不语。

    「黄狗怎么好好回答主人的问话,难道郭夫人不仅身体变成美人犬,连脑子

    也变得如狗般愚钝?」对于黄蓉这样使小性子,林震并没有生怒,毕竟他将这江

    湖有名的女侠调教成性奴与美人犬,但更不喜欢让她变成一个一味只知道顺从的

    木偶。

    黄蓉闻言心中又是一阵羞恼,同时为了抵抗她这主人魔力大手带来的阵阵快

    感倾城的俏脸绷紧,贝齿咬紧朱唇,可是随后就感觉自己的玉乳被主人的另一大

    手揉捏,酥麻的舒服感从玉乳扩散到全身,情不自禁发出一声娇媚呻吟,虽然立

    即反应过来咬紧牙关连忙停了下来,但内心羞耻感却难以消除。

    最后黄蓉终于还是忍不住败了下来,心中幽幽叹息一声,强忍着羞耻心迟疑

    了一下才低声细语道:「当然不同!虽然都…都…是…是畜…畜…牲!」黄蓉的

    话越到最后声音就越少,最终演变成如蚊呐般,也幸亏这时夜深人静,四处万籁

    俱寂,林震才勉强听到。

    或是因为自认与狗一样的畜牲的缘故,之后黄蓉迟迟不见其他动作。而林震

    也不急,一只大手轻轻把玩着黄蓉那硕大的美乳,另一只手在黄蓉光滑细腻的酮

    体上游走抚摸,动作轻柔又带着几分力度,却又恰到好处使黄蓉心神缓缓放松下

    来。

    黄蓉明知她这主人是别有用心,但黄蓉还是情不自禁享受着林震温柔的爱抚,

    过一阵子,黄蓉开口继续道:「人家是虽然是条美人犬,但蓉儿毕竟是由人成犬,

    所以当然不同!再说狗为主人做的事,黄狗也能做到,狗不能做的事,黄狗也可

    以为主人做,因此黄狗比狗厉害多了!这也是主人饲养黄狗这样的美人犬而不饲

    养真狗的原因。」

    说完黄蓉面红如血,自己竟然说出跟狗攀比的话实在让黄蓉羞涩至极,而林

    震则露出满意的微笑,大手在黄蓉丰腴的大白臀上轻轻一巴掌拍下笑道:「黄狗

    你很有自知之明啊!那主人看看黄狗做到狗一样的事情,之后才领教黄狗你那些

    狗不会的本事!」

    闻聪明的黄蓉立即明白林震的意思,连忙四肢撑起,摇摆几下狗尾汪叫一声

    回应。

    早有默契的林震大手拿回刚才放下的狗链,轻轻拉扯一下,接着捡回那根骨

    头,将它抛了出去。

    见状黄蓉不加思索,四肢一登就从车上跳跃出来,仿佛如真狗般追逐骨头,

    可惜林震这次失手了将骨头抛的有点远,兼黄蓉被她那狗项圈链接的狗链限制,

    根本不能及时将那半空中的骨头叨住。

    对于他失手,林震也感到意外,不过更好奇他饲养这么久的女侠美人犬怎么

    应对。如是一面脸翘首以待。

    黄蓉整个人腾在半空是就立即察觉到了,对此黄蓉面不改色,从容不迫娇躯

    往前一倾,使林震不禁被手中的狗链拉扯,猝不及防之下林震慌忙用力拉扯手中

    的狗链。

    如是感受到脖子上拉扯力,黄蓉连忙借助下,娇躯在半空中一个精彩扭动,

    臀后的狗尾巴如张有眼睛般将快要落在地上骨头再一次拍高,接着黄蓉把她那狗

    尾巴使得精彩绝伦,几番下来竟然将那骨头拍到她面前,黄蓉毫不犹豫玉嘴一张

    将骨头叨在口里。

    随后见黄蓉这条母狗从容不迫四肢着地,最后还悠哉摇晃几下狗尾巴,让林

    震忍不住喝彩一道:「厉害!果然不愧为一条女侠母狗!一般美人犬哪能做到!」

    「讨厌,主人你怎么可以作贱娘亲?」突然一个银铃般的少女声音响起,原来不

    知几时郭芙从车厢里走了出来。

    与黄蓉一身母狗装扮不同,郭芙一身正式淡蓝色的衣裳,虽没有将郭芙身材

    容貌完全突显出来,但将郭芙那清纯可人一面完全展现出来。这母女打扮一个淫

    秽至极,一个清纯可人,如此鲜明对比,真是别有一番韵味。

    见走出车厢的郭芙,林震也毫不客气将郭芙扯到怀里,一只大手伸入郭芙衣

    襟里揉搓着郭芙的玉乳笑道:「芙奴,怎现在么开始心疼你娘亲?」郭芙不禁想

    起当初为了争夺林震与娘亲那时针锋相对,不由自主面色一红。

    可不等郭芙反驳,林震接着说道:「再说主人也是调教自家的母狗有什么不

    对吗?」「芙奴你给我记住了,你已经不是什么郭大小姐,而是将被本老爷纳的

    小妾而已!」突然林震面色一肃说道。

    对于林震突如其来的厉声,郭芙不由嘟嘟小嘴儿才不情愿回答道:「知道了,

    主人真是啰嗦啊!」

    「既然知道那还这样表情这样语气跟主人说话,哼!将大小姐脾气给主人收

    敛起来,最好将自己现在身份适应下来,看看你娘现在表现活脱脱就是一条被人

    饲养已久的美人犬,哪有能看出一丝是大名鼎鼎的女侠来!这样才是合格的性奴

    小妾。」

    闻言的郭芙不禁向黄蓉望去,只见娘亲现在如狗般在趴在地上,撅起白花花

    的屁股,时不时摇晃一下,十足一条野外发情期的母狗。哪有一丝襄阳那运筹帷

    幄决胜千里的女诸葛样子。

    虽然这几天已经见识不少不过再一次见此情形郭芙还是忍不住面色一红陷入

    羞耻之中。林震望羞涩的郭芙可爱的俏脸心中一阵得意,揉搓郭芙玉乳的大手不

    禁捻住郭芙乳尖的银环轻轻拉扯,乳尖微微刺痛让郭芙从羞耻中清醒过来。

    乳尖的刺痛不仅让郭芙清醒过来,还让她意识到自己跟娘亲相比也好不到哪

    里去,内心犹豫再三郭芙耳根都泛红细声道:「芙奴以后改就是!」闻言林震不

    由大喜笑道:「这样才是是我的好芙奴,放心在本主人的调教下芙奴你也一定成

    为你娘一样出色的性奴母狗,毕竟你身上流着你娘一样淫荡的血脉!」

    郭芙毕竟还是少女,面子浅,闻言后早已羞得无地自容。头深埋在林震怀里。

    见郭芙害羞的模样,林震没有继续调戏,而对黄蓉得意笑道:「黄狗还记得

    这里吗?几个月前本老爷就是在这里将你这条母狗放生,现在老爷不仅将你这母

    狗牵回来,还有你在外生的小母狗!」

    说完林震大手更对怀里的郭芙柔顺的秀发轻轻抚摸。眼睛却看向地面上四肢

    趴在地上的黄蓉。

    黄蓉虽然知道主人说的基本可以说是事实,但将其中过程却忽略不说显得内

    容变得如此让人羞耻,黄蓉内心感到羞怒交加,真是百感交集。

    片刻后,林震不理已经羞耻万分的黄蓉母女,拿起马鞭大手一挥,啪的一声

    打在马的身上道:「走,主人已经等不及,想调教你们这对母女犬!」黄蓉被林

    震动作惊醒,尤其那挥打马鞭那一下,仿佛不是抽打在马身上,而是抽打在自己

    身上,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

    这林震这一鞭不仅将黄蓉惊醒,还让她忽然醒悟过来,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

    变成一条同马并驾齐驱的畜牲。

    是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开始习惯了如畜牲般不穿衣服,被插入畜牲才有的尾巴,

    四肢套上狗爪,脖颈给束博上项圈,现在更是由两脚行走变成被人牵着四肢爬行。

    黄蓉胡思乱想时,发觉自己已经很自然跟身旁的马保持一样的步伐爬行着。

    察觉自己动作后,心神更是大乱。

    一阵儿后,黄蓉心中哀叹道:「黄蓉啊!黄蓉啊!看看你现在那有一点女诸

    葛的女侠模样!?以往聪明机智哪里啊!现在你就是一条下贱的母狗!」「是啊!

    几月前离开后就应该结束了,可现在却像一条母狗一样牵回来,呜呜蓉儿已经完

    全堕落了!被主人调教成一条母狗了。」「啊!蓉儿竟然在心中也叫他为主人!

    原来蓉儿不知不觉已经适应母…母…狗的身份,母狗、美人犬多么羞耻淫贱的身

    份啊!呜呜蓉儿以后就是被林震主人饲养的一条人形母狗,不再是什么女侠、帮

    主了!」就在黄蓉内心挣扎到最后认清自己早已堕落成一条淫贱的母狗里,林震

    正肆意亵玩着郭芙的玉体,使郭芙衣衫凌乱,春光乍泄。更令郭芙不时发娇媚入

    骨的呻吟声。

    黄蓉听见了心神不由一暗,如今女儿跟着一起沦落,且想到之前女儿对主人

    死心塌地模样,就明白已经没法回头了。

    已经认命的黄蓉完全表现出一条美人犬的本色,四肢保持跟旁边马的步伐协

    调一致,宛如自己真是如马并驾齐驱的一匹畜牲般。

    虽爬行但动作看上去没有一丝丑态,两腿之间有序交错,神秘的私处若隐若

    现,连形状完美的肥臀上那狗尾巴时不时摇晃去遮挡,更让升起一探究竟的欲望。

    而双手,不现在应该说狗腿才对,黄蓉那对假的前狗腿看上去如真正狗腿般

    交错爬行,让人看不出一丝不协调违和的地方。黄蓉那巍巍然的巨乳更不是那对

    纤细的前腿遮挡的,随着爬行雪白的乳浪翻腾,加上乳尖的红宝石点缀下夜色衬

    托下,又是一道引人犯罪的美景。

    整体看上去,黄蓉虽如狗般爬行,但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别扭与丑态,反而夜

    风轻轻吹起黄蓉乌亮的秀发,清澈透明月光照射黄蓉绝世容颜与完全赤裸雪白的

    酮体,四肢有序如同性感的雌豹爬行,晃荡的巨乳与摇摆的肥臀,再加上嘴里的

    骨头、脖子上连接狗链的项圈、乳尖镶着的红宝石、四肢狗爪手套、股沟里毛茸

    茸的尾巴一一点缀下,望之让人血脉喷张。

    林震的手攀在郭芙玉乳上把玩,时不时弹一下乳尖上乳环,发出清脆的声音。

    但眼睛大部分停留马旁边那淫贱至极但动作却无时无刻都充满致命诱惑的母

    狗身上。

    看着眼前他饲养这条美人犬,那看上去优雅无比却又无比淫贱爬行,如此淫

    美的画面,林震哪能保持下去。

    原本林震想这样慢慢驾驶回去,借这段路程让黄蓉清楚认识到她自己已经不

    是什么女侠而是一条母狗。

    显然林震低估黄蓉的魅力,也高估自己的自制力。之前为了方便让这绝世女

    侠人妻配合他的完全犬化调教,使出百般手段让她一直性情欲高氵朝不下,又时不

    时浅尝辄止让黄蓉得到稍微的满足。

    果然这般下来,之前几天这冰雪聪明的女侠对于完全犬化调教并没有太大排

    斥,不过这样一来林震面对着黄蓉这对绝色母女那致命的诱惑,不得不死死憋着。

    现在林震实在忍不住了,心中暗想,几天表现来看,这女侠已经适应犬类行

    为,这调教已经算成功了。

    林震看看地上那充满淫靡与另类艺术感人形母犬,心中欲火立即更加炽热,

    大手拿起马鞭一挥,啪一下打落在马身上。

    或许应为有些激动,挥动力气有些大,突然而鞭打让马不由受惊,吁吁几声

    马叫,马车突然加速起来。

    变故下马车上林震将郭芙抱紧,而郭芙也整个身子埋在林震怀里。车下的黄

    蓉更加不堪了,正处于入神状态下,突如其来的啪鞭打声,让一直处于淫欲高涨,

    只是靠意志压制下来的黄蓉不禁让酮体一抖,白玉的肌肤泛起诱人的红霞,骚穴

    更是淫水直流不断,显然达到一个小高氵朝。

    感到自己变化后黄蓉不由大羞,心中万分羞耻想:呜呜…太羞人了,蓉儿你

    也太变态了,主人只是打鞭打旁边的马而已,都能高氵朝,要是真的鞭打在蓉儿身

    上,那蓉儿不是……,呸呸呸,蓉儿怎么会往这么羞耻的事情想去。

    想到这里黄蓉全身都发热了,黄蓉虽如此可以动作除了刚高氵朝时稍微停顿了

    一下外,之后动作立即恢复如常,如果不是黄蓉这条母狗爬过的路上留下的淫水,

    还真的看不出,完全充分体现出久经调教素质。

    其实黄蓉自从遇到林震经历一件件无比淫荡事情,早已不是对性懵懂无知,

    反而比起久经风尘女子的经验还要丰富许多。

    掌握淫水几时流出这基本床功,当高氵朝发生后黄蓉就可以轻而易举控制下来,

    但黄蓉却没有这样做。一方面因经历刚才心历路程后,完全清楚认识到自己已经

    离不开林震,并且虽说堕落却享受成母狗的事实,如是黄蓉不禁将自己矜持再放

    开来一些。

    另一方面加上之前被林震弄得性欲高涨不下,其实以黄蓉聪明机智那里不会

    不知林震的心思,只不过作为聪明的女人当然不会揭穿,而是强忍着配合,因此

    黄蓉一直忍得好辛苦。

    不过林震刚才动作,黄蓉立即知道她的主人也已经忍受不住她的诱惑,才将

    自己表现更加淫荡一面。

    果然林震留意他饲养黄蓉这条美人犬流下一路淫水的画面,下体早已一柱擎

    天了。看着怀里的郭芙,忍不住一手将郭芙小脑袋按在裤裆里。

    郭芙愣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慌忙用小嘴笨拙解开林震裤带,好不容易解开,

    林震粗长的肉棒强烈弹出,打在郭芙精致的小脸蛋上,郭芙又是一阵晃神。

    林震也不等直接就将肉棒捅进郭芙小巧玲珑的嘴里,粗暴抽插起来。感受到

    郭芙青涩口技,林震心中更是不满。

    心想,这芙奴算上之前调教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表现还是这样,想当初经

    历一天调教的蓉奴都比她现在好,看来她真的只继承蓉奴的淫荡。

    不过转念一想,芙奴是蓉奴这一身份也足够了。一想到江湖这对有名绝色母

    女,现在一个正含着他的鸡巴,一个被他当成母狗牵着。那爽感简直没法形容。

    兴奋之下林震再一次挥动手中马鞭,催促马车速度,马受到鞭打下再一次加

    速,其他倒没什么,就是可怜黄蓉不得不运起轻功才能保持跟马车速度,且还要

    保维持那淫荡诱人的姿态。

    看着黄蓉这样速度下还能跟上,且姿态还没有多大的变化,反而展现出一种

    异类的英姿,心中不由感叹道:果然不愧为练武的母狗,普通人那能办到。这四

    肢奔跑的轻功与之前使出狗尾鞭法都可以组成一套母狗武功系列啊!

    一个奇怪念头不由自主心中升起,不过林震很快按捺下来,一边手按住芙奴

    的小脑袋享受着,一边驾驶一马一犬往家里走去。

    小县本来就不大,因此路程也不远。很快就到达目的地了。看着越来越近大

    门,林震不由勒紧缰绳,开始减慢速度。

    黄蓉也不由暗自松了口气,虽然在这小县被主人溜达次数也不少,也没有出

    现过什么问题。但黄蓉还是心惊胆战,深怕一个意外被人看见现在淫荡的丑态,

    那她真是颜面无存了。

    幸好没有意外终于到了,黄蓉心里不由感叹一句。马车停了下来,黄蓉熟练

    爬到马车边,当主人的人肉板凳。

    林震也将肉棒从郭芙小嘴里抽了出来,不过没有立刻走下马车,而是用马鞭

    轻轻落在黄蓉这母狗的肥臀上磨蹭。

    感受到马鞭的冰冷,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里涌起,黄蓉不禁全身都发烫起来,

    没有刻意控制下,粉嫩的骚屄里的淫水流的更加凶猛,不仅如此黄蓉反而将肥臀

    高高撅起,把这淫贱画面展现给她这个主人看。

    林震见了不禁将马鞭落在黄蓉粉嫩无毛的小穴上,笑骂道:「好一条淫荡的

    母狗,一路这样流着淫水是不是为了勾引其他公狗,好让它们沿着你的淫水,找

    到你这条母狗!」

    虽是骂,但那语气怎么也遮掩不住那心中的得意,也不看黄蓉那万分羞耻的

    模样,看用力扯动一下手中的黄金狗链,接着说道:「母狗还记得这样吗?本主

    人就是在这样将你从江湖女侠调教成一条淫贱的母狗。现在有没有感到后悔?」

    因狗链被拉扯的关系,黄蓉不得不昂起头颅,绝色俏脸满是羞红,更因叨着一根

    骨头缘故,小嘴被撑开,嘴角满是口水,为绝色俏脸增添淫荡色彩。

    黄蓉双眼望着这熟悉的地方,忘记?怎么可能忘记,到现在还清醒记得当初

    自己怎么从这里慢慢一步步沦陷的。

    后悔?黄蓉自己心里也不清楚,说不后悔,夜深人静的时候每次想起自己那

    些被林震羞辱画面,就觉得对不起靖哥哥,可说后悔,自己却越来越依恋享受林

    震的调教。

    不过聪明的黄蓉也没有纠结多久就立即醒悟,就算现在后悔有什么用了,难

    道可以回到过去!

    不再犹豫的黄蓉立即摇摆狗尾巴,完美的翘臀轻轻扭动,更淫荡的是最后黄

    蓉湿润的骚穴一张一合,突然翘臀往后一送,淫穴一吸一夹将马鞭夹住了。

    虽黄蓉没有说什么,但淫荡无比的动作已经对林震做了最好的回应。林震见

    了不由得意万分,将手中马鞭扯开笑道:「好一条淫荡的母狗,放心主人一会儿

    就会好好满足你这条发骚的母狗。」

    闻言的黄蓉腰肢更加欢快了,一旁的郭芙见状一阵大羞,不过更多的是望向

    大宅,心中好奇一向聪慧过人的娘亲,就是从这里堕落到现在淫贱至极模样。

    林震也不再迟疑,放下马鞭,环抱着郭芙纤细腰肢,一脚踩踏黄蓉光洁的玉

    背上,黄蓉果不愧为练武之人,承受着两人的重量却看不出一点不适。

    落地林震用脚轻轻踢蹬一下黄蓉的翘臀道:「母狗,想要主人赏赐还不快点。」

    黄蓉慌忙往前爬,来到了大门前停了下来,随后到来的林震却发觉大门,不是离

    开时锁住模样,不过林震只是迟疑了一下,就打开大门。

    四肢着地的黄蓉因高度问题,并没有察觉到。而是慢慢爬进大门。进入大宅

    后,林震就叫郭芙去将马车安置好。

    而自己蹲了下来,一手拉扯狗链,一手拍打几下黄蓉的翘臀道:「这几天母

    狗你表现很好,确实也比起饲养狗好玩多了,现在让主人好好奖赏你。」说着林

    震就来到黄蓉身后,而黄蓉也不顾羞耻将臀儿高高翘起,美腿略微分开,那条狗

    尾巴更是卷到腰间。

    见状林震也不客气,快速解开腰带,将青筋暴起大肉棒顶在黄蓉湿润的穴口,

    但最紧要关头却停了下来,只是上下磨蹭。

    林震并没有让黄蓉等多久,在黄蓉挺翘肥臀上用力拍打几下,就在白嫩的臀

    肉那白花花肉浪还没平静下来时,林震用力拉扯手中黄金狗链。

    因拉扯关系,黄蓉身体不由往后送,骚穴立即将林震的大肉棒套住了。感受

    那自己蜜穴那久违被塞满的感觉,黄蓉不由自主扭动腰肢配合。

    林震感受到他饲养这条母狗那小穴的紧凑感还有那名穴带来的吸力,这致命

    的快感,让他腰身不禁用力往前顶日。

    往前顶一下就拉扯一下狗链,将黄蓉娇躯扯回来,空闲的大手也不时拍打黄

    蓉那挺翘浑圆的美臀儿,宛如驾驭着一匹野马。

    口也不闲着说道:「母狗还叨着骨头干嘛?现在主人肏你时,就喜欢听见你

    这母狗的浪叫与狗吠,赶紧丢了,要是喜欢主人以后在赏你一根就是。」正享受

    着主人肏日带来快感的黄蓉,突然闻言不禁大羞心里立即反驳道:讨厌!谁会喜

    欢,要不是主人你的要求,蓉儿才不会一直像狗一样叨着这根烂骨头不放呢!

    心中虽被说得羞耻万分,但黄蓉还是乖乖松开嘴,嘴里的骨头自然掉落在地

    上,嘴巴随后就发出淫贱的呻吟声:「汪汪…主人肏的母狗…好舒服…主人喜欢

    蓉儿母狗的狗吠,母狗就一直吠给主人听…汪汪汪……」林震一听兴致更高了,

    一边继续抽插跨下的美人犬,一边大手狠狠在黄蓉这美人犬丰腴的翘臀上拍打羞

    辱道:「好一条下贱的母狗,别说你是江湖有名的女侠,就说你身为人却比大街

    上发情期的母狗还淫荡下贱!」这时的黄蓉被林震肏的魂飞九天外,早已没有羞

    耻心,连忙回应林震道:

    「讨厌!还不是主人调教出来的,再说了现在蓉儿是主人饲养的一条美人犬,

    美人犬就是将美人变成大街上淫荡下贱发情的母狗,而蓉儿只不过将美人犬本色

    表现出来,难道主人不喜欢蓉儿现在样子吗?汪汪汪……」「喜欢,怎么会不喜

    欢!要不然他怎么会大费周折将郭夫人你调教成这样淫贱至极的美人犬!」突然

    出现一个充满醋意又带着戏谑女声。

    不远处一个靓丽的身影慢慢往他们走来,黄蓉与林震一看,这人不是别人正

    是林夫人。自己如此淫贱模样被熟人看见了!

    让黄蓉酮体不禁一震,整个人不由愣了下来。但林震却十分镇定,却是因为

    刚才开门时发现,大门跟离开时锁的不一样,就明白这里面有人进去了,而心里

    清楚会来这大院的也只有自家夫人。

    林震没有因为自家夫人的到来而停下来,继续有序拉扯狗链,不快不慢抽打

    黄蓉的丰满的翘臀,一边肏日着胯下的母狗一边对林夫人问道:「夫人你怎么在

    这里?」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没良心的,一走就是几个月,毫无音信,莹儿就知道儿

    夫君你回来就会先到这里,只好一个月前搬了进来。」林夫人来到林震身边一面

    抱怨说道。

    林震尴尬笑了笑说道:「老爷这不是回来了,再说路途较远,一来一回不得

    不浪费些许时间。」

    「莹儿看来夫君的时间不是浪费在来回的路途上,而是浪费在这大名鼎鼎的

    郭夫人这条母狗上!」林夫人来到林震身边阴阳怪气说道,尤其郭夫人、母狗这

    字眼语气加重许多。

    黄蓉那里听不出林夫人话冲天到的怨气与其中意有所指,但林夫人说的话也

    没有说错,。一时间黄蓉心里又是一阵羞耻万分,一向聪明伶俐能言善辩她,这

    时竟然哑口无言。

    而林夫人不等林震的回答,芊芊玉手轻抚着一下黄蓉的狗链,又摸索一下黄

    蓉的狗尾巴,惊讶道:「哎呦!这项圈狗链还是用黄金打造啊!想必这尾巴也价

    值不菲吧!」

    林震刚要解释时,就发觉胯下的母狗黄蓉扭动腰肢,蜜穴更是传来强烈吸力,

    死死将自己的肉棒夹住。让他不由精神一振,不得不专心应付起来。

    林震心里当然明白黄蓉的意思,大手啪啪扇了几下黄蓉翘臀,另一只手用力

    拉扯狗链,使黄蓉的头颅不得不往上抬起,不慌不忙抽插着,一副不急不忙模样。

    而林夫人见林震也不解释,还当着她面前继续玩弄这不要脸的婊子母狗,不

    禁怒极反笑说道:「不过也是,毕竟郭夫人也是江湖显赫的女侠,现在纡尊降贵

    做夫君你饲养一条下贱的母狗,夫君当然也要用这些贵重装饰才能表示出这母狗

    之前身份的尊贵啊!」

    黄蓉当然明白她这主人的意思,接着又听到林夫人一番话,黄蓉真的又羞又

    恼,不过她更清楚若再不做出表示,主人真的会出声解释,到时候她那些淫贱经

    历就会被说了出来,太羞人了。

    这也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那女儿被捉去妓院调教经历也跟着曝光出来,虽

    然当林夫人知道女儿也被纳为妾时,林夫人眼中她们母女必定低贱至极,但女儿

    这样的经历最好不让人知道为好。

    因此黄蓉没有迟疑多久就一边扭动腰肢配合主人的肏日,一边对醋意大发的

    林夫人说道:「汪汪,夫人错怪主人了,这是母狗自己准备的,主人千里迢迢来

    找母狗,母狗当然装饰成最漂亮的美人犬来迎接主人啊!」「哦,那本夫人是冤

    枉了夫君了,也是夫君带的那些盘川就算加上卖掉那些药物,怕也未必够买下就

    这套黄金项圈狗链,郭夫人这身母狗的装饰看来真是不是夫君送的!」

    林夫人虽然听了黄蓉的解释,心中也相信了,心里醋意虽消减,但对黄蓉的

    鄙夷却更甚了。好好的人前显贵的女侠不做,却做被人饲养亵玩的美人犬,还为

    此自备成为美人犬所需的装饰。

    想到这里林夫人暗含讥笑语气接着又说道:「看来郭夫人身家也不菲,这身

    装饰肯定花费可不少啊!」

    连一旁的林震也听出自家夫人话里的讽刺,人尽皆知郭大侠为抗蒙虽衣食不

    缺,但家境想必也不是很富裕,而黄蓉却自备这些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母狗装饰,

    夫人话里讽刺意思再直白不过了。

    刚才黄蓉表现出顺从,林震也十分满意,且这话题有些触动黄蓉的禁忌,林

    震连忙帮黄蓉解围说道:「夫人你忘了,老爷饲养这条母狗可是会武功的,这些

    可不是自个买的,而是从妓院里偷回来的。」

    「难怪这些装饰略显庸俗,不像郭夫人挑选的吧!本夫人还真的忘了郭夫人

    可是飞檐走壁不在话下的女侠,可也不可怪本夫人,实在是郭夫人你现在这形象

    让本夫人联想到那女侠的身份。」

    林夫人这些暗含讽刺言语当然不免让黄蓉心中微怒,不禁侧起上半身,丰腴

    硕大乳尖闪耀着光芒的巨乳对林夫人着毫不知羞耻摇晃妖淫至极语气说道:「汪

    汪,让姐姐见笑了,实在是主人喜欢这样的母狗样,汪汪…黄狗也没办法啊!」

    原本以后黄蓉对她的话应该是羞耻万分才对,可现在黄蓉竟然不知羞耻挑衅,林

    夫人心中暗气渐生。

    林夫人稍微停顿一下继续说道:「不过也难为郭夫人了,原本你的武功是用

    来行侠仗义,现在却去当小偷,还是到妓院偷这些下流的东西来满足夫君变态的

    欲望。」

    闻言的黄蓉并也没有消停下来,丰满的翘臀扭动有些夸张配合着林震的挺进,

    胸前的那两团雪白的乳肉摇晃不断继续那诱人媚声道:「汪汪,也不为难只要主

    人喜欢就好,再说主人也送许多首饰给黄狗,姐姐你看见看母狗乳尖的这对宝石,

    这是母狗最喜欢的。」

    林夫人一听,加上这眼前闪耀着红色光芒,更觉得刺眼,心中怒气再也忍不

    住不由脱口骂道:「你…你这个不要脸不知羞耻的婊子。」黄蓉却不以为耻狐媚

    笑了笑回应道:「姐姐说错了,奴家现在是婊子还下贱的美人犬,美人犬是畜牲

    啊!姐姐几时知道畜牲知道羞耻吗?还有奴家自跟主人回来,就不是郭夫人了。

    而是主人的小妾性奴母狗,当然奴家现在是主人饲养这条叫黄狗的美人犬…汪汪

    …」

    对黄蓉这般如此厚颜无耻,林夫人无言以对了,忍着住心中怒意转身对林震

    意味深长笑道:「看来夫君这几个月没有白过啊!」林震当然明白什么意思,对

    黄蓉这番表现可是满意极了,不禁满是得意拍拍胯下淫贱自认母狗的黄蓉的那丰

    腴的翘臀笑道:「这样算不了什么,只不过让她认清自己的身份吧!芙奴站在那

    里干嘛,还不过来。」原来郭芙这时刚系好马车回来了,见到林震旁边多出来的

    女人,郭芙再愚蠢也知道是谁,毕竟之前林震有跟她叮嘱提给过。

    心中虽万分不愿但郭芙还是略显忸怩不安慢慢走到林震身旁,对一旁呆滞的

    林夫人行礼道:「芙奴见过夫人。」

    自郭芙的出现,林夫人确实惊呆了,她万万没有想到还有人在,还是这样青

    春靓丽的小姑娘,直到郭芙对她行礼才惊醒过来,不由惊讶问道:「夫君这…她

    是谁?」

    林震如得胜归来的将军般炫耀着自己的战利品道:「这夫人没有听见她自称

    吗,这可是为夫我这趟最大收获。」

    闻言林夫人心中不由吃味起来了,不由对黄蓉暗骂不已,还说是江湖第一美

    女连一个人也看不牢。

    「当然夫人你还不知道,这芙奴真名叫郭芙,当然了她也算是一名女侠啊!

    且如蓉奴关系密切!「林震满脸得意笑着对林夫人说道,到最后更露出神秘

    微笑。

    「哼,当然密切啊!可不都是夫君的性奴!等一下,姓郭…难道……」刚开

    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林夫人,突然想似乎到了什么,脸上突然露出一副难以置信

    的表情。

    「看来夫人已经想到了,就是夫人你所想的那样,这性奴是不是为夫这趟最

    大的收获啊!」林震见夫人一副万分惊愕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经猜到了,不禁满

    脸得意问道。

    原本只是猜测而已,现在听到夫君的回答,可以完全确定自己的猜测,脸上

    的神色可真是精彩万分,眼神不禁向黄蓉母女身上不停打量。

    本夫人就觉得奇怪黄蓉这贱人怎么说也是江湖人称女诸葛的第一美女,那容

    貌那身材与那智慧,再加上她那些如此淫贱的技巧,怎么就看不牢夫君,让夫君

    他有沾花惹草机会。

    在想着郭芙那青春活力无限尽显婀娜多姿,还有那跟黄贱人几分相似的容貌,

    最重要的是母女这样禁忌的身份,夫君还不是被她们这对淫贱的母女死死迷住了。

    到时候还有她的地位可言,想到这里林夫人忍不住充满讽刺语气说道:「这

    本夫人真的没有想到啊!不过只看她娘亲是条不知廉耻的母狗,就知有其母必有

    其女啊!」

    郭芙听了俏脸立即露出怒容,正要发作时,不过黄蓉已经创先了,黄蓉脸上

    却没有半点怒气,妩媚动人妖魅微笑道:「姐姐说对是,奴家就是主人饲养一条

    不知廉耻的母狗…汪汪,母狗生的当然也是主人的小母狗啊!对了主人要纳我这

    女儿为妾,到时又要姐姐费心了,汪汪……」

    听到黄蓉这样毫无羞耻的回答,林夫人心中怒气再也压制不住,尤其黄蓉最

    后那如黄莺般悦耳的两声狗吠,更深深刺激到她,林夫人不由自主用手指着黄蓉:

    「你…你……你……贱人…不知羞耻贱人……」显然林夫人已经被黄蓉气的

    话都说不流畅了,到最后不知是对林震还是黄蓉母女怒哼了一声,就毫不犹豫转

    身离开了。

    对于林夫人显然没有出乎黄蓉的意料,眉目含春,俏脸娇艳欲滴媚声对林震

    道:「主人看来姐姐真的生气了,要不主人你先过去安慰一下姐姐。」林震脸上

    出现几分意动,不过最后还是忍了下来,腰身大力往前狠狠顶日几下,大手捉捏

    几把黄蓉完美的肥臀说道:「哼!这不让你这母狗称心如意了,不过别得意,接

    下来主人要好好惩罚你这条母狗。」闻言的黄蓉如蛇般扭动腰肢配合,秀发飞舞

    用无比淫荡回答:「汪汪…主人尽情惩罚母狗…只要主人喜欢…母狗随便主人玩

    弄…汪汪……」林震听得热血,抽插不禁更加猛烈,口中对黄蓉辱骂道:

    「好贱的一条母狗!贱狗还记得你作为人的名字,你这么贱,不会连做人已经忘

    了怎么做了吧!」「嗯…汪汪…当然…嗯啊…没有忘记,母狗…啊…人的名字…

    是蓉奴……呜呜…和林黄氏…汪汪……」黄蓉一边喘气呻吟一边回答。

    显然林震很满意黄蓉的回答,狠狠在黄蓉雪白的翘臀扇打几个巴掌,对一旁

    的郭芙笑着说道:「芙奴见到没有,你娘清楚认识自己作为人时也是本老爷的性

    奴小妾而已,这才是主人一条合格的母狗。」

    接着不理正羞臊万分的郭芙,将郭芙拉扯按下小脑袋到两人结合的私处说道:

    「还愣着干嘛,虽然主人肏的是你娘,但作为性奴的你,见这样情况还不过

    来帮忙作兴!」

    闻言的郭芙只是迟疑了一下,就伸出丁香小舌去舔舐两人交合处,时而舔黄

    蓉兴奋肿胀的红豆,时而是刚抽出来的棒身或肉袋。

    有郭芙的作兴,无论是林震还是黄蓉都更为兴奋,最后是饥渴已久的黄蓉受

    不了,慌忙呻吟声对郭芙道:「啊……不行了…芙儿快走开…娘要尿了,呜呜…

    又被主人肏尿…」

    郭芙闻言慌忙避开,而林震见这女侠又一次被肏的失禁,心中不由感到骄傲

    万分,动作不由放慢,哈哈笑道:「母狗现在知道主人的厉害了吧!还记得母狗

    是怎么撒尿的吧。」

    黄蓉那淫靡的绝世容颜不由闪过一丝羞色,不仅是因林震的话,还有刚才被

    主人肏的魂飞九天只顾着享受,那里还记得。

    以黄蓉的机智不留痕迹很自然夹住主人插在自己蜜穴的肉棒,一边慢慢爬到

    旁边的小树下,抬起修长的玉腿一边狗吠道:「汪汪…母狗一直知道主人的厉害,

    汪汪…不然也不会成为主人饲养的母狗,母狗要主人的鸡巴狠狠肏母狗…母狗最

    喜欢就这样被主人肏到失禁……汪汪…」

    林震应黄蓉这母狗淫贱的要求,如狂风暴雨般肏日起来,早已到达高氵朝边缘

    的黄蓉不一会儿就发出疯狂浪叫:「汪汪…对就这样狠狠肏死母狗……汪汪…不

    行母狗…要…汪…汪…汪…」

    黄蓉还没说完,白色的阴精与淡黄色的尿液如洪水般喷射出来,随之黄蓉的

    狗吠声变得越来越小。

    但林震他并没有满足,继续疯狂抽插着,而一路被林震遛达,各种方式的玩

    弄,随着高氵朝下早已精疲力尽,只能有气无力汪汪吠叫作为回应。

    见此林震只好低声暗骂一句真是一条没有用的母狗,就慢慢将肉棒从黄蓉骚

    穴中抽出,当然不会就此结束,一手将郭芙拉了过来,郭芙也熟练蹲下,小嘴侍

    候起这刚才插在自己出生地方的肉棒。

    而黄蓉略微恢复一些力气也转过身,加入其中。感受被两条滑溜的小舌灵活

    舔舐,再看胯下这对有点相似的绝色容貌,刚才有所消减兴致又恢复起来。

    林震兴致勃勃在黄蓉这对母女小嘴里来回抽插,兴奋时更用变得硬邦邦肉棒

    狠狠啪啪拍打在黄蓉这对母女完美无瑕的俏脸上,留下几道明显的红印。双手也

    没有闲着落着黄蓉母女胸前奶子上。

    还淫秽一边对比道:「嗯,奶子方面,芙奴虽别有一番滋味,但还是黄蓉这

    母狗的奶子硕大柔软玩弄起来比较舒服。不过口技方面,黄大母狗虽然技巧高超,

    但主人还是喜欢芙奴的青涩新鲜的体验。」

    见主人肆无忌惮的对她们进行对比评论,母女俩早已羞涩不已。林震很快也

    要射的边缘。将黄蓉母女俏脸变成仰视,还用手将母女丁香小舌拉了出来。

    看到黄蓉母女让人疯狂的容貌,现在如狗般等候着他精液的赏赐,林震终于

    忍不住积聚好几天的精液无情射向黄蓉母女,同时低吼道:「射死你们这对母女

    犬,你们这对贱母狗好好享受主人精液!」

    大量白色精液射在黄蓉母女俏脸、秀发、舌头、嘴里。而两女表情却不同,

    郭芙是目无表情般接受,而黄蓉感受精液射在脸上时竟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欢

    愉之色。

    白色精液玷污了黄蓉母女精致的容颜,如此堕落的美感画面更让怦然心动。

    现在母女将林震的肉棒清理干净后,更毫无顾忌将对方身上的精液舔舐干净。

    让林震有再一次兴起冲动。

    不过林震最后还是压抑住一边穿好裤子一边说道:「好了芙奴你先将你娘这

    条母狗牵回房,本老爷要去劝劝夫人,不然你真的进不了我林家大门。」说完林

    震直接走了,实在怕留多一会就忍受不住这母女的诱惑。而郭芙见林震走开,茫

    然拿起狗链。可黄蓉迅速反应过来,拖着疲惫不堪娇躯往自己房间爬去。

    郭芙也只好跟着,看着娘亲还如狗般淫贱爬行,郭芙心里不禁不忍说道:

    「娘,现在他不在……」

    郭芙还没说完,黄蓉就打断道:「芙儿!既然你已经已经做出决定了,从现

    在开始就要习惯下来,要称呼他为主人,还有这时最好不要再叫我娘了。因为以

    后就是姐妹了。算了回房后让姐姐再好好教导一番。」黄蓉从最初极力反对,到

    现在却教导女儿适应,如此巨大变化。黄蓉心里却没有一丝违和感。完全不知已

    经堕落这欲望深渊再也爬不上来了,或许是知道,只不过已经不愿或十分享受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