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zzsss1

    字数:5156

    20190204更新440-443

    43、诛灭妖道

    天色又蒙蒙亮了起来,樊梨花伏在马背上,弃了大道,转小道,往山外直奔。

    忽然,她见到前面有两个人影,正在跌跌撞撞地赶路。她驾马来到近前,见

    是杨文举和萧赛红二人。

    原来,这两人为了避开南唐士兵的搜寻,也避开了大道。因此一路之上,竟

    未遇到敌军。但是他们光凭双脚赶路,加上萧赛红身体虚弱,一天下来,仅走了

    五六十里。樊梨花骑着战马,四蹄生风,仅半个晚上,就将他们赶上了。

    萧赛红听到身后马蹄声,又不由心慌起来。待她回头见是樊梨花,才安下心

    来,问道:原来是你!洪飞伏诛了么?樊梨花摇摇头,一言难尽,只是说道:

    我误入了那妖道所设的圈套,差点丧命。不过还好,我已替师妹夺回了元神。

    此时南唐大军正从后追来,我们得尽快出山才是。萧赛红和杨文举点点头。

    樊梨花让两人也上了马,一马驼着三个人,继续前行。待他们行到一处茅草浓密

    的山谷里,樊梨花忽然勒住了马缰,低声道:前面有动静!杨文举翻身下马,

    蹑足前行。待他拨开茅草一看,竟被眼前的场景惊呆。只见穆桂英袒胸露乳,双

    腿架在曾杰的肩上。而曾杰正拿他的肉棒,不停地朝穆桂英的小穴里捅去。

    混蛋!杨文举大怒,拔出从狱卒那抢来的佩刀,要去砍曾杰,你竟敢

    对我母亲无礼,我杀了你!话没说完,已经一刀砍了下去。

    曾杰何等机敏,听到风声,就地一滚,躲开了刀锋,站起身急道:二将军,

    且容我解释!杨文举怒不可遏,骂道:矬子,又何可解释的?我亲眼目睹,

    还能有假?说着,又要去砍曾杰。

    文举,住手!穆桂英忽然出声制止道,此事不怪曾杰!此时樊梨花

    和萧赛红也从茅草丛中走了出来,穆桂英对众人道:我中了燕娘的淫蛊,身不

    由己。如不尽快房事,有性命之忧。曾杰是为了救我的命,不得已我们才行了那

    苟且之事。杨文举一听,急问樊梨花道:你是神仙,定能想到解救的办法,

    是么?樊梨花道:那是来自苗疆的一种神秘的蛊术,唯有杀了下蛊之人,方

    能解救。杨文举怒道:那好,我现在就去杀了燕娘那个贱人!说着,提刀

    就往后走。

    樊梨花一把拉住了他,道:燕娘和洪飞在一块,你想杀燕娘,必先杀了洪

    飞。如今那妖道已经练成金刚不坏之身,你如何胜他?她快步走到穆桂英面前,

    道:师妹,我已替你夺回了元神,现在便还给你罢。她走近树丛,脱下衣服,

    从自己的前后两个小穴里掏出两大两小四颗散发着蓝光的晶球,她挑出一大一小

    两颗,递给穆桂英道:这是你的元神,我分别从洪飞、紫灵二人身上夺回。你

    快让元神归位,恢复了体力好继续赶路。她又指着另外两颗道:这是洪飞和

    紫灵本尊元神,但他们所练乃是邪术,其上附有邪气,需带回骊山,在炼丹炉中

    炼化方可。穆桂英点点头,赶紧服下属于自己的元神。没过多久,便感觉浑身

    阵阵暖流流过,面色也开始红润,失去已久的内功又回复到自己体内。

    杨文举见穆桂英恢复了内功,便道:如今我母亲已经回复往日神威,定可

    诛杀那妖道,报那血海深仇了。樊梨花摇头道:不可,如今洪飞的身体,已

    用铁水浸泡七七四十九天,刀枪不入,已非你母亲可以将其击败。她又看了看

    众人,道,现在大家都身体虚弱,绝非那妖道的对手。萧赛红也道:不如

    待我们一起出了山,再从长计议吧。哈哈!想出山,没那么容易!忽然,

    从他们身后,传来一阵阴恻恻的笑声。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忽然从天上落下一

    个金黄色的绳套,把樊梨花的双臂和身体一起捆住。

    樊梨花叫声不好!身体已向后飞了起来,她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竟落在正追赶而来的洪飞面前。洪飞对着她的身体,狠狠地击出一掌。樊梨花惨

    叫一声,跌落在地,吐血不止。

    众人回头,见洪飞已然追到,身后跟着洪雷、银道人和燕娘,不由大惊失色。

    洪飞哈哈大笑,道:看来,这里人都到齐了。正好将你们一网打尽!他

    原本最忌惮的就是樊梨花,此时他暗中偷袭,用捆仙索绑了樊梨花,再用他的铜

    掌将她打成重伤。想必剩下的人,已全然不是他的对手了,因此才敢口出狂言。

    杨文举道:谁打尽谁,还不一定呢!妖道,你尽管放马过来,二爷怎会惧

    你?洪飞一挥手,道:将他们统统给我捉起来。话音刚落,他带来了数百

    名士兵一拥而上,把樊梨花、穆桂英、萧赛红、杨文举和曾杰五人团团围了起来。

    穆桂英和萧赛红见势不妙,赶紧替樊梨花解开捆仙索,道:师姐,现在该

    怎么办?樊梨花不停地吐血,道:我现在被妖道偷袭,真气一时之间无法聚

    拢,只能舍命与他一拼,才有机会逃脱。要不然,我们几个人谁也别想逃脱。

    在她说话的当下,几名长枪兵已经逼了过来。杨文举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手起刀

    落,刷刷几刀,就把他们悉数砍翻在地。曾杰也取出兵刃,一面与敌交战,一面

    射出暗器,击伤敌人。一时间,数百南唐士兵竟近不了他们的身。

    洪雷一见,拿起大枪,策马朝着穆桂英冲了过去。他的长枪在手中疾翻,用

    枪杆朝穆桂英的后背打去。他只道穆桂英尚未恢复功力,只想活捉她,继续将她

    调教凌辱,因此未下杀手。

    穆桂英见他大枪朝她打来,一低头避过,顺手拾起掉落在地上的一杆长枪,

    使一招推窗望月,双腿在地上半跪,扭身一枪,朝着洪雷的小腹刺去。

    洪雷大叫一声不好,赶紧将兵器往下压,锁住穆桂英的枪尖。

    谁知穆桂英一翻手腕,长枪也随之翻转,枪尖挣脱他的锁扣,长驱直入,刺

    中洪雷的小腹。洪雷惨叫一声,从马上掉了下来,肠子流了一地。

    洪雷的失手,只怪其大意。如果两人在战场上正面,穆桂英一时半刻也是万

    万拿不下他的。只是洪雷没有想到穆桂英已经恢复了功力,因此出手并不致命。

    而穆桂英在燕春阁,并未反抗,因此燕娘也没用刑罚责罚她,使得她得以恢

    复了一些体力和反抗的意志。

    萧赛红对洪雷更是恨之入骨,她也赶紧拾起一杆长枪,朝着躺在地上奄奄一

    息的洪雷连刺了几枪,直到戳得他和山谷的泥地钉在一起,才罢了手!

    洪飞一见洪雷阵亡,不由大怒,他催动金钱麋鹿,挥舞着叉条杖朝穆桂英打

    来。此番他怂恿南唐起兵反宋,主要就是冲着穆桂英而来,为颜容报仇。所以,

    眼见穆桂英要跑出他的手心,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心里已动了杀念,势必要将

    她打死。

    师妹小心!刚刚挣脱捆仙索的樊梨花从地上站起,推开穆桂英,宝剑向

    前一挥,顿时幻化出三道剑影,直奔洪飞杀去。

    洪飞不敢硬挡,在鹿背上一个鹞子翻身,跳落地面。那三道剑影,一道射中

    了那麋鹿,将鹿身一劈为二;一道擦着洪飞的身边飞过,击中他身后的一颗大树,

    将碗口般的树干直接打断;一道直朝银道人飞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被

    剑影射中,一命呜呼。

    洪飞刚刚在地上站稳,杨文举已经手握长枪,朝他胸口刺来。洪飞既不躲闪,

    也不遮挡,挺胸向枪尖迎了过去。只听当的一声,枪尖如同刺在铁器上一般,

    洪飞的身子巍然不动。

    在一旁的穆桂英大惊,怕儿子有失,也急忙撇下已经死去的洪雷的尸首,一

    枪直奔洪飞的咽喉。

    两杆长枪,一支刺在洪飞胸口,一支刺在他的咽喉,竟不能伤了他分毫。只

    见他猛然发一声吼,竟将两杆长枪齐齐震断。

    穆桂英和杨文举只觉得虎口发麻,被震倒在地。洪飞没有去理会杨文举,直

    朝穆桂英奔了过来。此时,他一心只想杀死穆桂英,这样他纵死无憾了。

    杨文举赶紧从地上爬起,见四周地上没有兵器可拾,便奔到那棵被樊梨花的

    剑气打断的树干边上,抱起那支足有两三丈长的树干,用尽全力,把树干朝着洪

    飞的腰上扫去。

    洪飞虽然身体金刚不坏,但却已经没了真气,无法抵御着巨大的冲击。他被

    树干打中,身体飞出了足足数丈之远。他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若无其事地爬了起

    来。

    杨文举大惊。若是常人被这么巨大的树干击中,不死也成重伤,而洪飞竟像

    是没事人一样。

    这时,樊梨花在一旁大叫,道:文举,他的身体被铁水浸泡过,刀枪不入。

    唯有他的头才是弱点!杨文举恍然大悟,来不及去捡兵器,直接拔出佩刀,

    朝着洪飞的后脑砍去。但是他的钢刀砍在洪飞后脑上,竟也硬生生地折断了。洪

    飞原本就练有金钟罩铁布衫,头部自然也不是普通刀枪可以砍得进的。

    洪飞大怒,一拳朝杨文举打了过去。杨文举连忙举起双臂遮挡。只听嘭

    的一声,杨文举只觉得双臂酸痛,身体径直飞了出去,一头撞在树干上。

    穆桂英道:师姐,凡是金钟罩铁布衫,都定有一个气门。如今洪飞在铁水

    中浸过,已将气门堵上,他已然是天下无敌了。樊梨花叹道:只可惜我遭他

    暗算,功力暂时不能恢复。若非如此,定可斩杀他!两人说话间,洪飞已经走

    到近前。樊梨花急忙用宝剑朝他刺去,却然丝毫不进。洪飞伸手扣住了樊梨花的

    手腕,将她摔出很远。又转过头来,一手掐住穆桂英的咽喉,一手挥起铁拳,朝

    她的脸上猛揍过去。只挨了一拳,穆桂英就觉得眼冒金星,几乎昏死过去。

    在不远处杀敌的曾杰见状,忽然返身来救。他脱下自己的衣服,蹿到洪飞身

    后,把衣服摞成条状,套住洪飞的脖子,将他使劲往后拉去。

    萧赛红也提了把大刀,一刀一刀地朝洪飞的胸口、肚子乱砍。刀锋所过之处,

    留下了一道道划痕。

    洪飞突然反手抓住曾杰,轻巧地将他往前一抛。曾杰像一只猴子般飞了出去,

    呯的一声落在地上,鼻子里灌满了潮湿的泥土气息。他浑身酸痛,挣扎着想

    要起身,不想双腿竟被深深地陷进了泥地里。不好,是沼泽!他惊慌地暗叫。

    这边穆桂英趁洪飞正和萧赛红打斗的空隙,一个箭步扑了上来,将手中的枪

    杆递给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从沼泽地里脱了上来。

    刚才命悬一线,让曾杰心有余悸,他战战兢兢地道:谢元帅搭救!不远

    处,萧赛红也被洪飞打了出去。穆桂英见状,不敢和他多说,赶紧握住长枪,只

    身上前再去迎战洪飞。她刚走了两步,忽然感觉下体一阵奇痒,不由双膝跪了下

    去,痛苦地呜呜叫了起来。

    曾杰赶紧上前扶住她,问:元帅,你怎么了?穆桂英道:那……那燕

    娘又施法了……曾杰抬起头,见远处燕娘正亭亭玉立地端坐在马上,手里拿了

    一个桐木人偶,不停地在朝人偶的双腿间滴药。他道:元帅,你且先忍耐一会,

    我先去干掉那个贱人!他说完,就避过几名南唐士兵刺来的长枪,避开混乱的

    战场,直奔燕娘而去。

    曾杰一路跑,一路杀,在距离燕娘十几步远的地方,忽然从手中射出两支短

    箭,直取燕娘。他的短箭一支正好击中燕娘手里的人偶,将其打落在地。另一支

    却擦着她的脸颊而过,在她脸上划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燕娘吃惊地用手往脸上一摸,只见手上鲜血淋漓。忽然意识到自己被破相,

    不由惊惧异常,大声尖叫起来。

    曾杰一个起落,在燕娘的马前飞身而起,手中的钢刀插进燕娘的胸膛,从背

    后穿出。

    燕娘直愣愣地盯着眼前这个矮小、丑陋的男子,至死也想不到,自己的绝世

    容颜,竟会断送在这样一个男子的手里。

    燕娘一死,穆桂英下体的奇怪感觉突然消失。可是当她回过神来,洪飞却已

    站立在她面前。她急忙拿枪朝洪飞刺去。谁知洪飞竟轻巧地从她手上抢过长枪,

    折成两端,往旁边一丢。又抓起穆桂英,朝她脸上打了过去。

    只一拳,穆桂英便被他打倒在地。洪飞翻身骑坐在她身上,手里的重拳一阵

    紧似一阵地朝她的脸上、胸口打了过去。

    就在穆桂英快要被洪飞打死的时候,忽然又是三道剑影乍现,直取洪飞的眉

    心、咽喉和胸口三处。洪飞措手不及,急忙举起双臂阻挡。剑影打在他金刚不坏

    的身上,毫发无伤。

    洪飞撇下奄奄一息的穆桂英,站起来大笑,道:樊梨花,今日你休想要得

    了贫道的性命!无量天尊,贫道今日不死,你们几个,都将葬身在这个山谷之中!

    他说着,忽然朝樊梨花冲了过去。这一次,他势必要将这个处处对他构成

    威胁的女人打成肉泥。

    樊梨花双目一凝,手中宝剑寒气森森,也准备与他决一死战。

    谁知洪飞刚奔了几步,竟哐当一声扑倒在地。他惊讶地坐起身,只见自

    己的脚踝上,竟被捆上了一条金黄色的绳子。那赫然正是他的捆仙索。而绳子的

    另一端,已被满脸是血的穆桂英系在了一块大石头上面。

    原来,这条捆仙索刚刚在洪飞偷袭樊梨花时用过后,竟忘了收回。穆桂英替

    樊梨花松开捆绑后,偷偷地藏在身上。在洪飞殴打她的时候,她已在不知不觉间,

    将这捆仙索绑在了洪飞的脚上。

    穆桂英咬牙切齿地骂道:洪飞,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她用力地去推那块

    巨石。这时,在一旁和南唐士兵不停交战的萧赛红和杨文举,也奔了过来,一起

    帮穆桂英推那块巨石。

    直到这个时候,洪飞才看到,这块巨石的旁边,赫然竟是一滩沼泽。

    不!你们给我住手!这时,终于轮到洪飞开始惨叫了。

    扑通!一声巨响,巨石沉入沼泽的水底。把洪飞也往沼泽深处拖了过去。

    洪飞手忙脚乱地企图解开缚在自己脚上的绳子,可是穆桂英却在上面打了死

    结,加上巨石的沉坠,绳子被越拉越紧,根本无法解开。

    洪飞这时才真正感到害怕起来。他全身用铁水浇注而成,即使没有巨石的牵

    扯,也足已令他沉入水底,万劫不复。啊!救命——!他绝望地大叫起来,

    可为时已晚,身子已经被拖入水底,水草腐烂的腥臭味从他的耳中、鼻中灌了进

    来。即使他再怎么用力挣扎,那根致命的捆仙索,已拖着他往地狱的深处而去。

    尾声

    一个月后,寿州城的军营中。穆桂英由杨文广、杨文举二子搀扶,萧赛红由

    呼延庆、呼延平二子搀扶,和樊梨花作别。

    虽然经过一个月多月的调理,穆桂英依然显得面目憔悴,但是脸上那绝望无

    助的神情已经荡然无存。她紧握着樊梨花的双手,道:多谢师姐此番下山营救。

    如若不然,我此刻定然还在困龙山内受苦。樊梨花道:洪飞那妖道企图

    逆转天命,让南唐取代大宋。我此番前来,也是为苍生社稷之念。穆桂英道:

    师姐不如留在军中,助我一臂之力,早日扫平南唐,班师回朝。樊梨花婉拒

    道:师父有言,南唐气数未尽,如此时将他平定,日后定然又成大患。如放任

    其不管,又怕他占了星宿的正位,为祸天下。师妹当对其围而击之,尽收江南之

    地的民心,不出十年,便可成功。南唐则不复为患矣。穆桂英点头道:小妹

    记下了。樊梨花翻身上马,道:那梨花便先行告辞了。他日待师妹偿清宿孽,

    返回骊山,你我一同修炼长生。穆桂英躬身行礼道:一定,一定!她目送

    着樊梨花远去的背影,又想起自己这几个月遭受的凌辱,不由感慨万千。

    另一方面,紫灵被樊梨花打成重伤,经脉俱断,所幸留住了一条性命,但几

    乎武功尽废。他在困龙山养伤数年,终于恢复了身子。因洪飞已死,他也不再受

    到豪王的重用了,只给他安排了一个闲差,每日在山中闲逛,无所事事。如紫灵

    这般心气高傲之人,遭此大挫,已然心灰意冷,便也渐渐荒废了武学。

    第二年,穆桂英便率大军攻破了困龙山第一道山谷,尽得山中地形之图,南

    唐灭亡已成必然。又过了几年,紫灵已二十余岁,而杨文广之子杨怀玉也长大成

    人,武艺尽得高人指点。一次杨怀玉奉穆桂英之命,进山打探敌情,正巧撞见紫

    灵。两人二话不说便动起手来,结果紫灵不敌,被一枪刺死。杨怀玉无意之中,

    替自己的祖母报了凌辱之仇,亵渎之恨。

    穆桂英经过十多年的征战和经营,终于将困龙山攻破,大军包围了荷叶岭。

    豪王李青在王城内万念俱灰,刎颈自杀。唯有二王李广率着残兵败将突破重

    围,流窜在江南一带。第二年,二王被呼家军堵在一个山谷之中,李广出马交战,

    被萧赛红一箭射成重伤。军士将他抬回营中治疗,没过多久,也忧愤而死。自此,

    南唐再无战祸,江南尽归大宋所有。

    穆桂英征南第四卷完结!!

    祝大家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